陶瓷刚玉磨料应用于陶瓷磨具的方向(二)

2020年06月30日

 

4.偏向韧性的陶瓷刚玉的适应范围和调整方式


对球状堆积的第一代、第二代以及部分片状堆积的第二代,磨料本身偏韧性方向,破碎阈值更高,而且微破碎单元偏大;由于破碎阈值高,在磨削时很难破碎在磨削时主要起“支点”作用,主要靠修整器的修整来使陶瓷刚玉自锐,微破碎参与磨削的作用很小。适应于对磨削效率和表面烧伤要求不高的应用;比如内外圆、无心磨、小余量平面磨等,总体的方向是磨削余量小,对工件一致性要求高的应用。应用此类陶瓷磨料时,天然具有耐磨优势,主要调整的方向是提升磨削效率。

 


如果需要向高磨削效率方向调整,主要是增加磨削压力,使微破碎机理起作用:


(1)使单位面积磨粒更少(组织更开放),增加单个磨粒的磨削压力


(2)增加结合剂量或者更换强度更好的结合剂,增加对磨粒的把持力,防止大磨削压力下脱粒

 


这种调整能够突破偏韧性陶瓷刚玉的破碎阈值,使微破碎机理起作用;但同时对磨床的功率要求高;并且可调整的区间非常窄,结合剂量少则容易脱粒快,磨具消耗快,结合剂量大则容易出现烧伤的现象。

 


5.偏向自锐的陶瓷刚玉的适应范围和调整方式


对层片堆积的第二代及第三代陶瓷刚玉,磨料设计倾向于自锐性,破碎阈值相对较低,微破碎单元小;在磨削时主要是起“微破碎”作用,磨削效率高。主要应用与磨削余量适中,对效率和表面烧伤要求高的应用;比如齿轮磨、轴承沟道磨、轧辊磨、航空叶片磨削等。应用这种类型磨料时需要考虑降低微破碎速度,提升磨具的使用寿命。

 


如果需要延长磨具使用周期,主要是如下方向:


(1)使单位面积磨粒更多,降低单个磨粒的磨削压力,延缓“微破碎”速度。


(2)微调结合剂量,取得适中的结合剂把持力。

 


这种调整是弱化“支点”作用,控制微破碎的速度。通过延长修整间隔时间的方式来提升磨具的使用周期。偏自锐的陶瓷刚玉,可调整的区间大,应用适应的范围也更广,特别适合大进刀量的深切缓进给磨削,以及磨具受力不均匀的曲面磨削(齿轮/轴承沟道/航空航天等)。

 

 

https://www.saint-gobain.com.cn/ceramic/product/abrasive-grains

 

 

JD-SG
TM-QUANTUM
1688.com-Saint Gobain